儿歌,又称儿歌,是自古至今宣传下来的“口头文学”,亦是华夏文化的贵重遗产。儿歌是一种阵势短小、措辞单一、得当儿童心理和行为的歌谣。儿歌有孩子自编自传,亦有成人拟作编造的借孩子的口来讽喻时事的。北京是文化底蕴极为丰厚的都邑,它的儿歌也很雄厚,至今又有感导。

北京为五朝古都的“首善之区”,儿歌固然少不了“北京特色”,彰显出老北京人的特色和趣味。

北京的童谣虽然也是说说唱唱,是习气生活的展现,更是史册事变以致北京地舆等方面的宣传弘扬,这是其他地点童谣所不具备的,至今人们耳熟能详,且没关系吟诵出来的童谣中就有这类内容。

提及北京地区的儿歌,少许人会想起“小小子,坐门墩,哭着喊着要媳妇儿……”殊不知儿歌里的儿童们不只是“要媳妇儿”,他们又有良多乐趣和心愿是通过儿歌传唱的,并且关怀时事,体会政治,并将这种意识融入了儿歌之中。民风泰斗、学者顾颉刚曾云:“北平是旧日的国都,这位置的国民比政治联系较密切,觉得稍多,是以常用时事编入歌谣,不似他处的不知有国。”将时事编入儿歌或歌谣的史册可追溯很远。一百余年前义和团运动中,北京就涌现良多有关内容的儿歌,有的儿歌还成为义和团的谶言、咒语和步履标语。如流传在京津一带的“男练义和团,女练红灯照。砍倒电线杆,扒了火车道。烧了毛子楼,灭了耶稣教。杀了东瀛鬼,再跟大清闹。”这种儿歌其时也称为“揭帖”,先抄写在纸上,再由小儿童们沿街叫唱,至于揭帖作者不不妨是小儿童。内容是义和团早期的步履标的目的,有激烈的时代特色。义和团涌入北京后获得了清廷的鼓舞和支柱,他们则祭起了“扶清灭洋”的大旗,冲击异邦使馆和教堂,因而小儿童们就屡屡唱起:“不打油,不打醋,专打西什库”,“吃面不搁酱,专打交民巷;吃面不搁醋,专打西什库”等。虽然后来义和团彻底凋零,但有些儿歌仍然流传下来了,成为考究近代史的主要参考。

辛亥革命后,大清塌台了,儿歌也有所生长,儿童们不妨点名道姓讥讽那时的执政者“钟楼高,鼓楼矮,假冒万岁袁世凯。铜子改老钱,铁杆打老袁。要过升平日,还得二三年”及“袁世凯,瞎胡闹,一街的和尚他国庙,不使铜子使钞票”,儿歌中的“一街的和尚他国庙”,指的是汉子剪了发辫、剃了秃子,成了和尚的神志,虽听着风趣,但反响一些人对新生事物的反感和落后|后进,固然儿童们是不明白的。

袁世凯下台、病故,“要过太平日,还得二三年”成为了泡影,中国又陷入了军阀混乱的动乱中,北京的童谣自然与时俱进,显现了“炮队马队洋枪队,曹锟要打段祺瑞。段祺瑞,充好人,同心要打张作霖。张作霖,真有子儿,同心要打吴小鬼儿。吴小鬼儿真有钱,坐着飞机就往南,往南扔炸弹,伤兵五百万”。

在此之后,张作霖和张宗昌的“奉军”进入北京,四九城各处是张宗昌的大兵。张宗昌有“狗肉将军”之称,他经常不给士兵发饷,让他们自如偷抢。进城后,这支部队军风军纪极差,招致了北京人的反感,小孩子们唱出了“张宗昌的兵,吊儿郎当,破衣破鞋破肩章,骑瘦马,扛破枪,没事专追大姑娘……”的儿歌来讥讽奚落。

抗战工夫,大人儿童都恨苦了日本人与汉奸,小孩只能小声传唱“日本鬼儿,喝凉水,嗝屁着凉伸了腿”,但愿日本早早塌台。他们将抽陀螺改称“抽汉奸”,并唱“小五子,小六子,一块去找小臭子,找小臭子玩啥?仨人一块打尜尜”。也有些大胆的小孩,会唱“抽汉奸,打汉奸,棒子面,涨一千”。

1949年北平解放后,童谣又有了新的滋长。抗美援朝时刻,小孩子们都在唱“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山君,山君不吃人,专吃杜鲁门”。其时的美国总统是杜鲁门,固然成为小孩子的鞭笞宗旨了。为了抗美援朝,当局发售公债,为协同时事,小孩子们不甘寂寞,唱出了“吃窝头,啃咸菜,省下钱,买公债,不买公债是反动派”。固然此类童谣不是小孩编的。

在极少群众运动中,童谣也派上了用场。“三反五反”时,他们会唱“反贪污、反浪费、官僚主义也抵制”。又有“除四害,讲卫生,干干净净不患病”之类,都与当时的时事有关。童谣,都是孩童记忆力最好的时期传唱,至今有些老年人还对这种童谣无时或忘,念兹在兹。

时事类儿歌,有时是社会的晴雨表,像显露表露旧社会漆黑的“火车一拉鼻,粥厂就开门,小孩儿给一点儿,老头儿给粥皮儿,擦胭脂抹粉儿的给一盆”,既有道理,又耐人寻味。

童谣只是在大杂院小胡同里的小孩们中传唱。住在这里的小孩家境都不富裕,但魂魄生活并不短缺,当时异国电视,也异国电子游戏,小孩们在放学之后聚在一起,边玩游戏时,边把这些童谣传唱了。

童谣是口头文学,但也是习气,并且是很重要的习气。有些习气能传播至今,与童谣、民谣的世代传唱有关。像记述春节习气的“小子小子,你别谗,过了腊八就是年。”“廿三糖瓜粘,廿四扫房子,廿五做豆腐,廿六炖锅肉,廿七宰公鸡,廿八把面发,廿九蒸馒首,三十黑夜熬一宿,大年初一扭一扭”等,虽各个区域传唱内容细节略有出入,但已经成为春节习气的经典,将春节前后所有的习气生活都概括进去了,几乎所有北京人都能记住几句。

节日习俗是很多彩的,夏历仲春二日是“龙抬头”的好日子,故而有了“仲春二,接宝贝儿;宝贝儿不来掉眼泪儿”;清明节时小孩子会唱“杨柳儿活,抽陀螺;杨柳儿青,放空钟;杨柳儿死,踢毽子;杨柳儿抽芽儿,打拔儿”。风趣的是这首儿歌在五百多年前「帝京景色略」中就有了记载。

端午是我国民风的一个大节,随处搭台唱戏,自然热闹非凡,而看孙子、孙女或外孙子、外孙女的老人不克去凑热闹,只能从儿童身上寻找高兴:“拉大锯,扯大锯,姥姥家,唱大戏,接闺女,请女婿,便是不带小外孙儿去,叽里咕噜滚着去。”假使真是乡里唱了大戏,不会不带儿童去的,这首儿歌是老人哄儿童时唱的,展现着天伦之乐。

七月十五是中元节,老北京有夜间点莲花灯的习俗,因为这个功夫恰是什刹海等水塘荷花盛开的季节。莲花灯只能玩一个晚上,小孩们便唱出了:“莲花灯莲花灯,此日玩了来日诰日扔”,惋惜时光的褪色之快。中元节也是缅怀逝者的日子,而莲花灯“今儿玩了来日诰日扔”使人联想起人命像莲花雷同短暂,有一股淡淡的忧?。

一年四季的风尚节日,都会有相应的童谣出现。冬至后,小孩子乃至大人都会念叨念叨“三九歌”。“三九歌”虽是童谣,是将冬至后的温度变动和物候再现编成了歌谣,并且有科学性,故久唱不衰,散布了数百年。至于小孩子最爱听老人哄着吟唱:“水牛儿,水牛儿,先出犄角后出头儿。你爹,你妈,给你买了烧羊肉……”水牛儿是一种有壳的虫豸,北京人也有人称它为“水妞儿”。烧羊肉是夏天美食,当年以隆福寺白魁饭铺的最好。老北京人嗜好买回家来浇过水面条吃。

有一首很悲凉的儿歌,吟唱起来悲悲切切。这种儿歌被谱成了曲,成为河北、北京一带传播很广的民歌,即不少人所知的「小白菜」:“小白菜儿呀,地里黄呀!三岁两岁,没有了娘呀!好好跟爹爹过呀!就怕爹爹续后娘呀!续了后娘三年整呀!生个弟弟,比我强呀!弟弟吃肉,我喝汤呀!拿起饭碗泪汪汪呀……”这首儿歌女孩子最爱唱,尤其是部分与后妈一路糊口的儿童,无论男孩女孩,唱时都会泣不成声。自后「小白菜」的调子成为歌剧「白毛女」中「北风吹」的首要音调。

大多数儿歌是愉快的,充满糊口情趣和俭朴的爱。住在大杂院里的孩童,很小的期间就开头选用“孝道”的教养,固然是潜移默化的教养:“小板凳四条腿,我给奶奶嗑瓜籽。奶奶嫌我脏,我给奶奶做碗热片汤,奶奶说我没搁油,我给奶奶磕仨头”。讲话简单但原理理由深刻,呈现出晚进对长者的尊敬和尊重。

女孩们大多娴静,不像男孩可能在胡同里跑来跑去,玩什么“官兵拿贼”、扇洋画、推铁环跑,她们酷爱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玩“抓包”等游戏,五六岁的小姑娘两人一组“拍花巴掌”,并唱着“拍花巴掌呔,正月正,老太太爱看莲花灯;拍花巴掌呔,二月二,老太太往家接宝贝儿;拍花巴掌呔,三月三,老太太爱吃糖瓜粘;拍花巴掌呔,四月四,老太太爱逛隆福寺;拍花巴掌呔,五月五,老太太爱打太平鼓;拍花巴掌呔,六月六,老太太爱吃肉;拍花巴掌呔,七月七,老太太爱养大公鸡;拍花巴掌呔,八月八,老太太爱把面来发;拍花巴掌呔,九月九,老太太爱喝雄黄酒……”寓教于乐,在游戏中将老太太的爱好全说出来了,因要合辙压韵,有些并非合乎习气糊口内容。当女孩子在拍花巴掌时,淘气的男孩子则玩“招兵”游戏,他们排起队在游戏中唱道:“是我的兵跟我走;不是我的兵,拿屁崩,崩两半儿,换洋取灯……”夙昔,胡同里几乎异国汽车,是小孩子们的高兴寰宇,可能大张旗鼓地“招兵”取乐。

小儿童们是无邪可爱的,他们也关心大人的事,在夏天麦收时节,小儿童们就唱出:“老天爷,求求你,麦子熟了别下雨,打下麦子都归你……”流露出儿童们也是大人们的美好诉求。儿童究竟是儿童,他们也会玩:“叮叮当当,海螺烧香。粗米细米,放屁是你”的游戏,但他国任何恶意。

童谣以快活的、风趣的为多:“数一数二数老张,老张的媳妇会打枪,枪对枪,杆儿对杆儿,不多不少十六点儿”,“金箍勒棒,烧热炕,爷爷打鼓奶奶唱,一唱唱到大平旦……”,“小三儿,小三儿,骑着骡子卖杏干,骡子放了一个嘟噜儿屁,崩得小三儿二里地。二里地,下雹子,单打小三儿后脑勺子”。这些童谣在此日没有几多人说得上来了,留下了遗憾。跳皮筋今不多见,畴昔在胡同里、院落里跳皮筋的女孩都成了“北京大妈”,而她们那时边唱边跳的资历是忘不掉的,也会记得“小皮球儿,香蕉梨,马兰开花二十一,二五六,二五七,二八二九三十一……”,既是玩耍,又添补了数学知识。至于“大头大,大头大,阴天下雨不胆寒”和“大脚好,大脚好,阴天下雨滑不倒”,不止逗笑,还宽慰了头大、脚大的小孩。

欢快色彩的童谣,有许多内容呈现了老人对儿童的关爱:“修发打三光,不长虱子不长疮;修发打三下儿,不长虱子长小辫。”“胡噜毛,吓不着,揪揪耳,吓须臾”,更是爱意的呈现。

北京的童谣,最特别和最有特色的是唱出了北京史籍和地理。最出名的要说「平则门,拉大弓」了:“平则门,拉大弓,从前即是朝天宫。朝天宫,写大字,从前即是白塔寺。白塔寺,挂红袍,从前即是马市桥。马市桥,跳三跳,从前即是帝王庙。帝王庙,绕葫芦,从前即是四牌坊。”这首童谣很长,另有“四牌坊,卖花枝儿,从前即是黄城根儿。黄城根,三堆土,从前即是宗人府。宗人府,往北蹚,从前即是河运仓。河运仓,往东调,从前即是西厂桥。西厂桥,站一站,目下即是宛平县。宛平县,往东走,前面即是西街口。前海西街风光好,大小王府真不少。王府紧靠什刹海,映日荷花随风摆。荷花香到地安门,杏花天里养灵魂。”即便如此,这首童谣也没完,另有「西四牌坊向北走」与之邻接:“四牌坊东,四楼西,四牌坊底下卖估衣。问问估衣几何钱,桃花裙子二两一。打个火,抽袋烟,从前即是毛家湾。毛家湾,扎根刺,从前即是护国寺。护国寺,卖大斗,从前即是新街口。新街口,卖大糖,从前即是蒋养房。蒋养房,安烟袋,从前即是王奶奶。王奶奶啃西瓜皮,从前即是火药局。火药局,卖细针,从前即是老墙根儿。老墙根儿两端多,从前即是贫民窝。”这几则童谣堪称老西城的地理图,不但有地名知识,另有不少史籍典故。此中有很多地名不复存在,但留在了童谣之中,如朝天宫早已褪色。朝天宫是毂下很大的道观,在明天启六年毁于大火,但附近留住宫门口头条、二条、三条、四条、五条及宫门口东岔、西岔等胡同。明「帝京景致略」中称“朝天宫灾,有异状,无火而延,十三殿齐火,不以次第及,烬不移刻,无所存遗”,即是朝天宫规模很大的佐证。朝天宫还曾是明代道教大旨,庙内设道录司“主宇宙之道教”,而且留住不少吟咏朝天宫的诗。马市桥已无,此桥曾是明清时代大明濠的跨河桥。至于为什么要“跳三跳”,证明桥面不是很平,过桥时跳三跳。童谣中说到的宗人府、宛平县也都是有典故的。宗人府是清代管理皇帝家族事宜的官厅,在西黄城根附近。这个官厅权利很大,掌握着皇族人员的提升、封爵、婚配、酬劳、生杀大权等权利。送宗人府“圈禁”曾是很重的罪。宛平县不是今日卢沟桥东的宛平城。明清时代毂下以中轴线为界,以西均属宛平县管,县衙在今日的地安门西大街,当前又有遗存。河运仓与东城的海运仓相像,都是户部贮存货色的地点,只是河运仓重要从运河运来的货色已矣。至于杏花天是鼓楼大街的胡同名称,其实并无杏花,只是条有西口没东口的死胡同。

歌中的蒋养房有典故,原称浆糨房,后被谐音为蒋养房,与姓蒋的无关。明代这里是浣衣局,曾关押过明熹宗的奶妈客氏,客氏与大太监魏忠贤难堪成奸,病国殃民,最终在这里关押时被活活打死。北京有几处“老墙根儿”,儿歌里则指的是新街口北边的那段城墙,往时这里的死胡同格外多,曾是穷人集中的地点,从侧面证实“北贫”是有些遵从的。

说地舆的儿歌有不少,也不仅限西城。东城也有这种“地舆图”—“东直门,挂着匾,间壁儿就是俄罗斯馆。俄罗斯馆,照片子,间壁儿就是四眼井。四眼井,不打钟,间壁儿就是雍和宫。雍和宫,有大殿,间壁儿就是国子监。国子监,一关门,间壁儿就是安定门。安定门,一撒手,间壁儿就是交道口。交道口,跳三跳,间壁儿就是土地庙。土地庙,求个签,间壁儿就是大兴县。大兴县,写大字,间壁儿就是隆福寺。隆福寺,卖旧书,间壁儿就是四牌坊。四牌坊南,四牌坊北,四牌坊底下喝凉水。喝凉水,怕人瞧,间壁儿就是康熙桥。康熙桥,把头抬,间壁儿就是钓鱼台。钓鱼台,没有人,间壁儿就是齐化门。齐化门,修铁道,南行北走不绕道。”这首儿歌与「平则门,拉大弓」肖似,充满地舆知识、史籍典故。歌中的齐化门就是朝阳门,钓鱼台是胡同名,康熙桥也是昔日的地名。值得一提的是,歌中的大兴县指的是明朝之时的大兴官厅,位于今大兴胡同。

上图:白塔寺。儿歌有“朝天宫,写大字,以前便是白塔寺。白塔寺,挂红袍,以前便是马市桥”。拍照:潘之望上图:国子监内的辟雍。儿歌有“雍和宫,有大殿,间壁儿便是国子监。国子监,一关门,间壁儿便是安定门”。新华社北京儿歌中的汗青和地舆,并不限于东、西城这种大边界,其他边界的儿歌也很趣味,如不少人能够回忆起来的「彰仪门,往里看」,就将彰仪门到珠市口一线的很多内容都包孕进去了。不外,这首儿歌有今人修改和编造的陈迹,涌现了“晋阳饭庄汗青久”、“清华池里泡个澡”,而晋阳饭庄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才在虎坊桥路口开业,清华池浴室原在王府井北,迁到虎坊桥只是比年的事。「沙窝门,里外空」形容的这日广渠门一带的地舆、汗青。只是歌中的万柳堂、法藏寺塔及花市庙会恒久消失了。

北京童谣又有很多与郊区有关,如「通州城,好大的船」:“通州城,好大的船,燃灯浮屠做帆竿。钟鼓楼的舱,玉带河的缆,铁锚落在张家湾。”「古北口,光景好」:“古北口,光景好,七郎坟,令公庙,琉璃影壁靠大道。一步三眼井,二步三座庙,长城内外都蕃昌。”童谣在文学中属民谣类,但它不是谶言,没有预测改日的效用,只是随意唱唱而已,不宜过多解读。学者王文宝在几十年前曾编「北京民间童谣选」,收集了500首,可见京师童谣之厚实。

童谣是有感导的,台湾学者白铁铮着有「老北平的故古典儿」。这位旅居台湾的“老北京”对北京童谣情有独钟,他以为关于地舆的童谣“是给孩子们一个乡土地舆的诱导,一个观点已矣”,他“但愿不久能回到桑梓,再按着这首小时候唱熟了的童谣从平则门往德胜门走一趟”。白老先生早已做古往生,但他喜爱的北京童谣则永远留下来了。若干年前,有识之士苦于小孩子学唱港台歌曲成风,张嘴情,闭嘴爱,感导稚童健康成长,但愿大人们创作新的童谣给孩子们。不过响应者寥寥,奏效不大。与其如许,不如将旧日的童谣整理出来,既承受了古代,又丰富了文化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文本版权归京报集团全数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改编。